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陈妙常和张孝祥是什么关系?陈妙常空门偷情的故事是怎样的?
陈妙常和张孝祥是什么关系?陈妙常空门偷情的故事是怎样的?

陈妙常,南宋高宗时期的一位尼姑,她的空门偷情与名士张孝祥颇有关系,可以说是由张孝祥成就的一段姻缘,下面跟趣历史小编一起了解一下吧。

松院青灯闪闪,芸窗钟鼓沉沉。

黄昏独自展孤衾,欲睡先愁不稳。

一念静中思动,遍身欲火难禁。

强将津唾咽凡心,怎奈凡心转盛。

——《西江月》

青灯古佛前,是谁在如此大胆地吐露凡心?暮鼓晨钟,檀香缥缈,本是出家人清静出尘的所在,却被一个难耐寂寞的女尼打破了平静。更让人想不到的是,一曲艳词,并未损伤她的清誉,反而给她带来了一份美满的爱情。

陈妙常,这个爱情史上的幸运儿,出生在南宋高宗绍兴年间临江的一个官宦家庭。她自幼体弱多病,父母为了能让其平安长大,只得将其送入城外女贞庵,削发为尼。

庵中清静多暇,加之小妙常聪明好学,十五六岁时,就已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宽袍大袖的素淡袈裟,依然掩不住她脱俗的姿容,俨然就像一位游历凡间的仙女。

这年初秋,正是风高气爽的时节,被宋高宗赵构钦点的头名状元,初来临江上任的地方官张孝祥借宿庵中。夜里月白风清,张孝祥漫步在溪畔花丛中,忽然听闻一阵铮铮琮琮的琴声。他循着琴声过去,只见一位妙龄女子正在焚香弹琴。

皎洁的月光下,女子一袭袈裟,低眉抬手间,琴声便宛转悠扬地传出。偶一抬头,便可见她精致绝伦的五官。如此俊秀的容颜,即便月中嫦娥也不过如此,张孝祥禁不住看呆了。

误入蓬莱仙洞里,

松荫禅房睹婵娟,花样年华最堪怜;

瑶琴横几上,妙手拂心弦。

云锁洞房归去晚,

月华冷气侵高堂,觉来犹自惜余香;

有心归洛浦,无计到巫山。

为了吸引佳人注意,张孝祥高声吟诵了一首《临江仙》。果然,正在弹琴的陈妙常听到声音后,抬头望向他。她记得傍晚时好像曾在庵中与他擦肩而过,一个斯文书生而已,而且初次见面就如此撩拨于人,定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于是当即口占一词,边弹边唱道:

清净堂前不卷帘,景幽然;

湖花野草漫连天,莫胡言。

独坐黄昏谁是伴,一炉烟;

闲来月下理琴弦,小神仙。

——《杨柳枝》

陈妙常不卑不亢地弹唱,奉劝他在景色幽然的清净堂前,不要胡言乱语。独坐黄昏亦不寂寞,一炉烟,一张琴,自在悠然,赛过神仙。

张孝祥亦非浪薄之徒,知道自己唐突了,而且这里又是自己即将上任的地方,决不能因此留下笑柄,于是赶紧抽身而退。第二天一早就匆匆离庵,前往县城赴任。

虽然故事到此应该结束了,但是陈妙常月下弹琴的身影却深深印在了他的心间。一有闲暇,那副场景就不期然的出现,让他难以忘怀,却又不敢有半分他想。

这一日,张孝祥的同窗好友潘必正游学来此,老友相见,把酒言欢。酒过三巡,言语就放开了,张孝祥不由得将心中对陈妙常思念道出,感叹万分。这让潘必正也心生期盼,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女子?能让自己这位一本正经的同窗日思夜想,他一定要去一睹芳容。

潘必正有备而来,自然不会像张孝祥那样单刀直入。他宛转地与陈妙常谈论家常,询问她何以看破红尘,踏入空门?

如此,一来二去,二人渐渐熟识,开始互诉心曲,唱和诗词。一日潘必正去找陈妙常谈论新写的诗词,恰好禅房没人,他就坐在桌旁等待,信手翻阅桌上诗词,无意间看到在一张夹在经卷中的花笺,上面写得正是开头的那首《西江月》。

青灯闪闪,鼓声沉沉,寂静的禅房里,一位妙龄女尼辗转反侧,孤枕难眠。这是她写的吗?这大大出乎潘必正的意料之外,他一直以为她是一位冷绝的女子,绝世才情,冷艳孤傲,没想到她也竟然有着如此热烈的内心。

于是他展开桌上的宣纸,挥笔填词一首:

玉貌何傅粉,仙花岂类几品,

终朝只去恋黄芽,不顾花前月下。

冠上星移北斗,案头经诵南华,

未知何日到仙家,曾许彩鸾同跨。

——《西江月》

其实,正值青春的陈妙常也早已对潘必正心生好感,只是碍于尼姑身份及女子的羞怯,未敢言明。此时心事既然已被撞破,索性就放下心理防线,与潘必正同陷爱河。

从此,这个修身养性的清净圣地,成了他们谈情作爱的欢乐场。没过多久,陈妙常发现自己身怀有孕,顿时紧张了起来,佛门圣地,这如何解释,又如何收场?

再见潘必正时,她泪水盈盈地递去一阕诗词:

眉似云开初月,纤纤一搦腰肢,

与君相识未多时,不知因甚裙带短些儿。

见茶饭不飨常似病,终朝如醉如痴。

此情尤恐外人知,转将心腹事,报与粉郎知。

——《临江仙》

两个热恋中的年轻人,从未想过后果,这时不禁都慌了神。潘必正想了想,张孝祥聪明主意多,或许会有什么解决办法,就急急忙忙去找他商量。张孝祥是中正之人,听后并没有嫉妒好友能得到佳人垂青,反而给他出主意说:“这有何难,你到县衙来,说自幼与陈妙常指腹为婚,因战乱离散,今日重逢,诉请完婚。其余我自有处置。”

当陈妙常在县衙上听到那个熟悉又略带戏谑的声音时,以为自己这次肯定是在劫难逃了。没想到作为知县的张孝祥并没有为难他们,反而玉成此事。曾经的清净堂前不卷帘,曾经的独坐黄昏似神仙,此时在张孝祥面前都成了一个笑话,陈妙常不禁羞红了双颊。

相府潭潭数十重,入门马上气如虹。

俨然端坐黄堂上,忧国忧民俯仰中。

蒙下顾,谢姑容。仙禽从此脱樊笼。

当初只说常清净,羞对先生满面红。

——陈妙常《鹧鸪天》

之后,张孝祥还亲自为潘、陈主持婚礼,并填词一首,记录了这段人间佳话:

脱去麻衣换绣裙,仙凡从此两俱分。

蛾眉再画当时柳,蝉鬓仍梳旧日云。

施玉粉,点朱唇。星冠不戴貌超群。

枕边一任潘郎爱,再也无心恋老君。

——张孝祥《鹧鸪天》

陈妙常实在是幸运之人,本是一段为世人所不齿的空门偷情,却偷来了一份真正的爱情。从此脱却麻衣,换上绣裙,与心上人相依相守,共赴余生。

福清市石竹陈凤玉早餐店  电脑版  手机版  福建省福州市福清市石竹街道棋山街新厝26号